三岁是个精分

我是个小人,却喜欢上了太阳
我脾气不好,却向往阳光
我卑鄙,无耻。
却仍然苟活于世。
叽叽是我唯一活下去的动力了。

在末世的欢脱生活(一)

#这是一个半夜的突然脑洞

#避雷注意,小学生文笔注意

#双杰争宠注意

#神奇的世界观,可能有多种元素结合

#我会更的!(也许是周更【被打】)

可能没人看,但是我是真的想吃粮所以自己产(〃'▽'〃)

——————————————————————

众所周知,末世生活是清苦的,是残酷的,是困顿的。

也是富有挑战的,充满机遇的。

在末世,一般都是什么人类变异啊,各有特色的不同系别的进化人,还有变异怪和智商负数的僵尸等等,这个还有什么废土啊,研究院啊,人类栖息地啊啥的,没错,就是这样。

于是所谓的科学家们大力挖掘人的潜能,寻找各种其特的生物,搞各种研究。

【真是无聊透了。

叽某人一开始也觉得末世来了可能要完,但是,谁也不知道家里来了两个不速之客,闹得他头疼不已。

——————————————————————————————

倒霉的司机先生和其他普通人一样,一觉醒来,世界都变了。

没错真的是世界都变了。

灰暗阴沉的天空,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街上游荡徘徊着几个绿皮的家伙,以司机的视力可以很清晰地看见从它眼里流出的脓水和恶心的粘液,隔着三堵墙也能闻到的恶臭确确实实让人受不住。

哦,司机心里庆幸,幸好自己啥事没有,没变成僵尸,也没感染什么病毒,自己家也没养什么小猫小狗,至少不会成为感染源。

那现在…怎么办?

物资?家里的冰箱里还有点面条可以勉强撑一撑,武器?自己参军了只带回来一把军刀,除此之外好像没有什么其他的了。

司机第一次感觉自己原来的生活如此简陋,那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司机低声在心里暗骂一声自己,随后走向电视机,不出意外的打不开,别问他为什么对这种设定毫无排斥,每一个看多了小说的中二病患者们都不会感到奇怪,甚至会很兴奋,现在,他就有这种感觉。

他瞄了一眼窗外,建筑物变得又老又旧,缠满青藤,估计是变异了的植物,自己这栋公寓的外观和这栋起来应该也差不了多少,他叹一口气,不知道爸妈怎么样了,为了做主播,自己一个搬出来住,又这个节骨眼上,他心里有点慌。

慌有什么用?司机摇摇头,当务之急是解决自己的问题,再去找爸妈,更何况应该有政府的救助。

司机家的机械时钟啪嗒啪嗒地响,现在是上午十点四十八分,天色阴暗,看上去就像太阳快落山的样子,他走到床头,拿上放在枕头下的军刀,放在手里掂了掂,然后拿上手机,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取上钥匙,锁好门。

先去自己家旁边的超市那边看看?

司机边下楼边想着,突然他听见了沉闷的一声响,他身边邻居的门重重地一颤,紧接而来的是女人的尖叫,和女人极力敲打门板的声音。

“有人吗?救救我!……..有….人吗…?”

没有给司机反应的时间,那人叫了两声,气息便渐渐地弱了下去,流血声和皮肉撕裂的声音,在司机的耳里格外清晰。

司机噤声,放轻脚步走下楼梯,紧了紧手里的刀,不是他不想救,而是他根本没有时间,也救不了,这个时代自己想保命都难,去救别人?

有那个能力再说。

他大致能猜到事情的经过,又想到了父母,哦,还有自己的小可爱们,不禁暗暗担心。

司机甩甩头,长呼出一口气,来到楼梯间,向外望去,路上全是游荡的僵尸,走走停停,他屏住呼吸,轻手轻脚地走过,和小说里写的一样,这些所谓僵尸的反应又慢又弱,并未注意到他。

很好,司机想着,缓缓推开小超市的门,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

“没人?”

司机小声道,疑惑地看向售货架,售货架上的食品几乎完好,他又把目光转向收银台,同样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向上看,倒是监控器还发着红色的光,在这个时候怎么看怎么诡异。

有点东西,这么好的一个物资点没人来?还是说末世刚刚开始,大家还没熟悉?

他走到一个货架前,正准备去拿其上的薯片,却不知一个黑影在身后举着长棍,重重挥下。


屯了很久要对吹疯叽们说的一些话:

我睡不着前来吹叽



又称我这口毒鸡汤你还是喝了吧【不】

这真的是屯了老久了,以至于它变得很长很长非常长233如果有耐心的话就往下看吧,也可以是一些总结,也可以是一些问题,很严肃的【认真】

确定了请回答我。

(1)你喜欢叽叽吗?

喜欢啊,为啥不,喜欢他的技术,他的声音,他的傻,他的爪【啥?】,还有他的温柔耐心,他的小固执,还有鸭鸭飚哥【雾】

还有,他的宠粉上头。

我把你拉出去你肯定不敢说有谁像叽叽这么宠的,这么温柔的,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给他增添负担呢?

有些事情,就不要再说了,自己出去招黑了还不自知,很可怕。

(2)你喜欢690吗?

喜欢啊,为啥不,一个个都是秃头魔鬼,然后一起魔鬼,多舒服啊,你还能看到半夜轮播时疯狂蹦迪的直播间,我似个莫得感情的秃头.jpg

没了,690仅此一家。

而且,老早就有人吐槽过别人直播都是准时的,粉丝还催,到了我们叽叽这儿就是赌博,赌画赌文赌本子赌车啥的【你在说什么ac话?】,叽叽有点不舒服包括我在内的老妈子就催睡觉催休息催喝水。

没了,690仅此一家。

这是个好传统,我们得发扬。【٩()۶

(3)你敏感吗?

说实话我挺敏感的,刚进的时候很早,至于多早我就不说啦,这里我说的敏感是指,我们是不是有点着急了?

刚看他时,辣个40分钟的视频真的把我圈粉了,还圈得挺彻底,第一反应就是,我要吹他。然后叽叽就在我的特关里了,这是我与叽叽的偶遇。

然后就沦陷了再也没出来过嘤嘤嘤(;д;) 但我很开心( ̄▽ ̄)/

然后就是各种上头,他可是凭本事占了我一天九个小时的蓝人,我真的对他超级关心,然后各种吹,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好没人知道?说实话我真的想把他安利给全世界,看,这是我家大宝贝!

每天跟他说晚安,早安,午安,心里都很幸福。

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种感受。

然后,问题出现了,一开始并不明显,我没自己也没有注意到,有人说杰克,我就会第一时间想到叽叽,哦哦哦安利!等等冷静下来后又发现这不对啊,不行,这样会招黑,幸好我没发评论。

小心翼翼地,把这个傻叽捧在手心里。

叽叽从今年四月开始投稿杰克,到现在十月,六个月12w粉至少有吧,真的好快啊,贺图肝不完,手书也做不完,像火箭一样,暑假的时候真的是一天一千,涨得飞快,我们都很自豪。

现在有新杰克了,有很多人玩了,就有人说,司机啊你这个第一杰克名头保不住啦,你看他们都比你强啊。

叽叽对此一直没有提,有人在弹幕里问他,他看见了才回道:“人家怎么玩管我什么事,la么在意干什么,你们看的开心就好了对嘛。”

而我们这边,真的急,我当时也很急,就生怕这个什么第一杰克被人抢了,又激动,胡思乱想半天也睡不着,然后就思考这思考那,这个时候真的容易钻牛角尖,幸好我跳出来了hhhh,后来一想,叽叽说的对啊,干嘛管别人啊。

于是逛tag看到一堆东西。

“你杰皇还是你杰皇。”

说的对啊!那我们这么急干什么,吹他不就好了嘛,你见过杰克97%胜率上六阶的嘛,就输三把,不就叽叽一个人吗,他打了三个赛季一直用杰克,还是个六阶杰克制造机,我都记不清渡了多少劫了,屠榜一下占了俩儿位,没谁比他更秀了,嘿,这就是叽叽嘛。

但是又有有趣的事情发生了,一群人觉得没了初心,说这个第一杰克不行啊,当初就是看技术进的坑,现在要技术也没了,连屠榜前十也没进啊啥的。

Emmmmm我该说什么好,叽叽秀操作的时候你们都没看见嘛,要学东西去前面的视频翻啊,没进前十是不错,可是叽叽他撑起了整个杰克村,带出了多少小理发师们,干嘛因为现在这点舆论,这点烦恼就下定义啥的,真的不值得。想太多也是个不好的事。

还有,我们看叽叽的初心是什么?吹叽啊,很简单,不管你是学技术听声音看叽爪【雾】看操作什么的,最终还不是要吹叽嘛,我们也要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时候太敏感,叽叽还没急呢我们就先急成一团了。

(4)你觉得叽叽这里是个什么地方?

我觉得像另一个家,一个温暖的地方,这里所有的人都很温柔,也很魔鬼【小声】,我们有什么事都会互相讨论,叽叽也很温柔也没管我们,多好啊,对嘛。

我们大多数都是学生,而且有许多特殊人士,比如我,有社恐和轻微的抑郁症,前几天还摔下楼梯断了腿。

不过这都没关系,我们都很喜欢这个秃叽,这就够了,而且我们有共同话题,出什么事了各自魔鬼一波,假装魔鬼我是真的安慰,你总是能看到各种奇奇葩葩的小段子来哄你开心,大家在群里也很活泼,顿时整个人都高兴了,还有把叽叽炖了什么也有233,这也只有叽叽这里有了。

别的地方真的没有。

(5)你怎么看待叽叽这个人?

真.凶叽→凶叽→高冷叽→可爱叽→奶叽→奶凶叽→蓬松叽→飙哥鸭鸭精分叽。

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转变,越来越可爱,然后变得和我的名字一样只有三岁。【他一直都只有三岁-。】

人品好,情商高,做事精打细算,爱干净,整个人也干净,有主见,在该固执的时候固执得很好【嗯】,看似傻,实则啥都明白,精细一点说,难得糊涂。

精辟,嗯哼。【这么好的人真的我得多有缘才碰到他】

(6)你觉得现在叽叽怎么样?

很好啊,他这么可爱,但是有人却觉得他有地方不对,比如他这个第一杰克没了,涨粉速度慢了,不够肝,作为一个屠皇没有…..什么的,就有点小纠结。

都开学了,正常啊,人也少了,况且叽叽这个粉丝基数,很不错了,而且他在持续涨粉啊,速度相较起来还是很快的,考虑到多方面原因,叽叽还需要我们的投喂才能长得更高啊ヾ(๑╹◡╹)ノ"

干嘛对他这么没信心?

原来我还担心涨粉太快了,这样我们分叽叽的时候,我只能得到小小的一块嘤【手动狗头】,我不是魔鬼,真的。

你看啊,叽叽有很多不同的东西,他是第一个和游戏里的人物组cp的还这么好吃,产粮的太太也很好,叽叽也没干涉,就宠着我们甚至还给杰叽车点了小蓝手小红心,他有这么多同人,太太们做了桌宠,做了鼠标,做了输入法,做了各种壁纸,各种周边,还有cos,他是一个多么独特的人啊,他是不一样的,不是吗?

(7)作为粉丝,你想过什么没有?

真的,就想过两件事,吹叽和对他好,真的没别的了。

作为粉丝,我们得先有个正确的站位,比如叽叽手上的水杯,还有他的围巾,咳,嗯对对对,没错,我就是的【狗头】。他是个成年人,我们操心太多也不好,这是肯定的,所以,就是他需要支持的,给他,他回来了撒娇,宠他,他要面对的,我们默默地加油,别到处招黑,做一些幼稚的事,这就够了,大家都开心。

我们是守护着他的人,是跟在他身后的人,不是他的刀,也不是啥的七七八八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这样反而会刺伤叽叽,这不好,我们得清楚。

就这么单纯,千万别钻牛角尖。

(8)你相信叽叽吗?

请相信他的实力,相信他的人品,毕竟这么多月来,我们共同走过,也见证了许多,我们都心知肚明,扪心自问,我能说我相信。

他的实力摆在那里没办法,人家拿杰克辛辛苦苦上分不容易,因而兢兢业业,但是叽叽不一样啊,你想想他打杰克,看着都有一种行云流水般的舒爽,教科书一般的操作,人家上分的时间,叽叽的两个号都进屠榜了。

请相信他,别再胡思乱想啦。

————————————————————

很长很长,我都觉得好长,咱们刚开始的时候叫啥名儿?吹疯叽嘛,是吧,那吹他就是了,什么666,什么叽操,这不是很正常嘛,别人双刀靠玄学,叽叽双刀靠实力,这没毛病。

半夜不睡觉我是魔鬼hhh【终于承认】

毒奶一口,咱们叽家人就别闹小矛盾了,看到了一小块不好的,就在心中无限放大,忽略了叽叽的其他优点,我jio得布星。

最后一句,借用叽叽的话:快乐就完事了。

祝大家早点把头发薅完啊hhhh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黑纹大触吗?

叽叽专属!


杰克先生最近遇到了麻烦,它从树下捡到了一个蛋,居然还是个破的,然后钻出一只小鸟,看着像鸡。

那只鸟歪头看了看杰克,眯着眼叫了一声。

我滴龟龟啊它不会把我当爸爸了吧??!

杰克一阵惊悚,我们物种不同啊!

哦不对好像没有法律规定物种不同不能做亲人的。

于是杰克先生把它接回了家,一条蛇该住的地方。

“你凑合着住?”杰克也不知道这只鸟听不听得懂,问道。

“叽?”

小鸟眨了眨眼,跳着出了杰克的住处,没一会儿就叼来许多树枝和枯叶,堆在一起,还拖回来一条全是眼睛的褐色围巾。

然后安安稳稳地窝在一边,睡了。

——————————————————

是个预告啦,兽拟好吃www


我的妈伪酱!
他给叽叽上舰长了!
天哪!
还给叽叽送了喵粮!
爆炸!

哦,水仙!

咳,五分钟摸鱼。

脑抽的设定:

飙哥:高冷,平时不怎么说话,生气了周围的空气能冷死人,宠粉,也宠其他两个,其他一概不管,实力摆在那里,不爽我就干你。

但是是最冷静沉稳的一个www

鸭鸭:天然黑,话多又可爱,欧,真的欧,一把四个厄运了解一下,但出场真的不多,常常背锅,但对于其他两个很好,也很宠粉。

但是是最皮的一个www

叽叽:非,真的非,和鸭鸭形成鲜明的对比,有点天然,骚话多,宠粉,当然不包括皮断腿的某一些人,认真很帅,和杰克关系最好。

但是是最温柔的一个呢www

唉,水仙多好,水仙,唉。

有缘,杰克也有水仙。

欸?

生而为王

杰叽向注意,后面也许有两个杰克互相吃醋注意,小学生文笔注意

人总会散的,但杰克是不会离开的。

生而为王》》》》》



今天是十月二日,12点07,今天也是羸弱上播的一天,司机算好时间,窥了会儿屏,然后轻笑着开播了。

“中午好,中午好。”

【中午好叽叽!】

【www大哥今天渡劫吗?】

【哦哦哦恶龙叽要上线了!】

屏幕上一片激动,问候的同时,一条条提前庆祝六阶的弹幕四处乱飞。

“好了好了,渡劫了,别刷了,看直播啦。”

司机瞥了坐在椅子上的杰克一眼。

今天的等待动作不是小憩,不,没人看出来他的动作是什么,只是左手搭在椅子把上,另一只手撑着脑袋,左右看了一下,然后目光停在了远处。

这也许是bug吧,司机深知自己的bug体质,在登B站那边的号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但在pc端这还是第一次。

他没在意。

“匹配的时间…稍微有点慢啊…”

司机压低声音道,带着向上翘的尾音,无形中又撩了不少粉。

恶意撩粉!举报!

杰克的眼珠转向司机,头偏了一个微小的角度,不过没人发现。

是凉凉村,今天的运气特别好,一开场就吃到了快乐箱,屏幕上的杰克一个回身,直奔调香师,一个雾刃,然后在板前击倒。

快乐,真快乐。

司机美滋滋地把调香师挂上椅子,杰克也适时的哼上了小曲。

空军来救,吃了一记雾刃,本想再追上去的杰克却不留神被压了板子,空军想骗刀,杰克感觉要伸出去的手硬生生地被扯了回来,是司机。

“问题不大。”

带着点微微喘息却又无比冷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杰克向海边走去,又是一个快乐箱,

“你死了,抱歉,你的运气非常不好。”

司机眼光微冷,调香师倒地。

一局结束,飞狮的符号转瞬之间变成恶龙,弹幕在第一时间炸开,

【恭喜飚哥重回六阶!!】

司机轻笑,杰克却回了头。

这次,他看的清清楚楚,他也听见了本不该出现的声音,杰克自己的,醇厚低沉的声音。

“恭喜。”

带着点点笑意。

司机一愣。

杰克不是说的“感谢”,司机没事就会窥屏,也会潜水逛逛lof啥的,看过一些文,然后哭笑不得的点了小蓝手。

一个是没想到真的会出现声音,第二个是,杰克说的是“恭喜。”

按照这个思路,司机想了想,难道B服的杰克和这个杰克是一样的?

那些太太好像都喜欢把他们分开写。

哎呦细思恐极。

更可怕的是他没有经过任何思考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不,一定是假的,司机喝了口水。



17点整,司机光速下播,又想登B站的号,可是又登不了,正处于纠结之中,而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

杰克提起理发师的领子:“你居然敢…!”

理发师同样捏住杰克的手:“我怎么样?”他微微发笑,语气薄凉。

六阶,理发师,就在今天六阶了。

“冷静。”绿纹拍了拍杰克的肩,同样冷眼地望向理发师。

理发师整了整领子,他垂下眼。

“无论他在这个号如何,又怎么样?”

“现在,他是我的了。”

理发师的话让B服的一众杰克的心凉到谷底。

同为杰克,彼此都深知同体那可怕的占有欲,而这个PC端的杰克,似乎比他们爱的更疯狂,嗜“他”如命。

“各位,下次再见。”

司机的事,理发师知道,虽说B服和PC服不可以互通,但同样的角色间依旧可以交流,在理发师睁开眼时,他就决定把这个大男孩收入囊中,不可拒绝的,无法磨灭的依赖,天生的血液相连的感觉。

前所未有。

其实对于所有的杰克来说,他就是王,不是吗?

他向来生而为王。

 ————————————————————————

 

也许…有…后续orz

“杰克”是B站的理发师,“理发师”是pc端的orz

那么多人用杰克又怎么样?你杰皇还是你杰皇。


今天你画我猜狙到叽了,开心
快乐(✪▽✪)

我 放 假 啦!

可以吸叽了!!

我真开心!

一个月了没看见叽叽我好想这个大叽蹄子!

我看了好多文,杰克没自信了哎呀,不过别担心啦,叽叽说过约瑟夫不好玩www,杰克正宫还是稳的嗯。

p2忽然想画一个眼镜叽

————————————————

杰克:你..还是...(欲言又止)

司机:我.....(不明白对方想说什么)

杰克:那,那好吧。(自以为司机已经嫌弃自己了)

司机:???(难不成杰克你要跳海?)

————————————————————

300舰长快乐!13万粉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