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是个精分

请点开谢谢。

专注叽叽以及他的小伙伴们
安安静静做个精分选手,会画点东西,会写点东西。
d5,底特律,aph等等都混,但只会在叽叽的相关tag里发东西。
只会吹叽&吸叽。
忠实的杰叽党。
天雷jy(现在不吃)
本命瑟维,杰克。
主播天雷hmm,其他一般。
和叽叽关系好&是朋友&有缘的人会十分关注。
粉丝滤镜不薄当然也不厚,是叽叽的魅力吸引了我。

在末世的欢脱生活(一)

#这是一个半夜的突然脑洞

#避雷注意,小学生文笔注意

#双杰争宠注意

#神奇的世界观,可能有多种元素结合

#我会更的!(也许是周更【被打】)

可能没人看,但是我是真的想吃粮所以自己产(〃'▽'〃)

——————————————————————

众所周知,末世生活是清苦的,是残酷的,是困顿的。

也是富有挑战的,充满机遇的。

在末世,一般都是什么人类变异啊,各有特色的不同系别的进化人,还有变异怪和智商负数的僵尸等等,这个还有什么废土啊,研究院啊,人类栖息地啊啥的,没错,就是这样。

于是所谓的科学家们大力挖掘人的潜能,寻找各种其特的生物,搞各种研究。

【真是无聊透了。

叽某人一开始也觉得末世来了可能要完,但是,谁也不知道家里来了两个不速之客,闹得他头疼不已。

——————————————————————————————

倒霉的司机先生和其他普通人一样,一觉醒来,世界都变了。

没错真的是世界都变了。

灰暗阴沉的天空,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街上游荡徘徊着几个绿皮的家伙,以司机的视力可以很清晰地看见从它眼里流出的脓水和恶心的粘液,隔着三堵墙也能闻到的恶臭确确实实让人受不住。

哦,司机心里庆幸,幸好自己啥事没有,没变成僵尸,也没感染什么病毒,自己家也没养什么小猫小狗,至少不会成为感染源。

那现在…怎么办?

物资?家里的冰箱里还有点面条可以勉强撑一撑,武器?自己参军了只带回来一把军刀,除此之外好像没有什么其他的了。

司机第一次感觉自己原来的生活如此简陋,那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司机低声在心里暗骂一声自己,随后走向电视机,不出意外的打不开,别问他为什么对这种设定毫无排斥,每一个看多了小说的中二病患者们都不会感到奇怪,甚至会很兴奋,现在,他就有这种感觉。

他瞄了一眼窗外,建筑物变得又老又旧,缠满青藤,估计是变异了的植物,自己这栋公寓的外观和这栋起来应该也差不了多少,他叹一口气,不知道爸妈怎么样了,为了做主播,自己一个搬出来住,又这个节骨眼上,他心里有点慌。

慌有什么用?司机摇摇头,当务之急是解决自己的问题,再去找爸妈,更何况应该有政府的救助。

司机家的机械时钟啪嗒啪嗒地响,现在是上午十点四十八分,天色阴暗,看上去就像太阳快落山的样子,他走到床头,拿上放在枕头下的军刀,放在手里掂了掂,然后拿上手机,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取上钥匙,锁好门。

先去自己家旁边的超市那边看看?

司机边下楼边想着,突然他听见了沉闷的一声响,他身边邻居的门重重地一颤,紧接而来的是女人的尖叫,和女人极力敲打门板的声音。

“有人吗?救救我!……..有….人吗…?”

没有给司机反应的时间,那人叫了两声,气息便渐渐地弱了下去,流血声和皮肉撕裂的声音,在司机的耳里格外清晰。

司机噤声,放轻脚步走下楼梯,紧了紧手里的刀,不是他不想救,而是他根本没有时间,也救不了,这个时代自己想保命都难,去救别人?

有那个能力再说。

他大致能猜到事情的经过,又想到了父母,哦,还有自己的小可爱们,不禁暗暗担心。

司机甩甩头,长呼出一口气,来到楼梯间,向外望去,路上全是游荡的僵尸,走走停停,他屏住呼吸,轻手轻脚地走过,和小说里写的一样,这些所谓僵尸的反应又慢又弱,并未注意到他。

很好,司机想着,缓缓推开小超市的门,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

“没人?”

司机小声道,疑惑地看向售货架,售货架上的食品几乎完好,他又把目光转向收银台,同样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向上看,倒是监控器还发着红色的光,在这个时候怎么看怎么诡异。

有点东西,这么好的一个物资点没人来?还是说末世刚刚开始,大家还没熟悉?

他走到一个货架前,正准备去拿其上的薯片,却不知一个黑影在身后举着长棍,重重挥下。


评论(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