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是个精分

请点开谢谢。

专注叽叽以及他的小伙伴们
安安静静做个精分选手,会画点东西,会写点东西。
d5,底特律,aph等等都混,但只会在叽叽的相关tag里发东西。
只会吹叽&吸叽。
忠实的杰叽党。
天雷jy(现在不吃)
本命瑟维,杰克。
主播天雷hmm,其他一般。
和叽叽关系好&是朋友&有缘的人会十分关注。
粉丝滤镜不薄当然也不厚,是叽叽的魅力吸引了我。

在末世的欢脱生活(二)

#明天就没时间更了,趁我还有灵感赶紧多写点

#挂着直播间写文,愉快嘿嘿嘿

————————————————————

“所以,”司机挑眉,“这就是你攻击我的原因?”

在他面前的少年点了点头,随后又一脸狗腿地道:“大哥,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也没想到….额…..”他挠了挠头,“我以为是僵尸…..”

谁信你的鬼话,司机不动声色的看向他,人和僵尸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只要眼睛没瞎,就能认出来,这少年说的不是真话,那么他攻击自己一定另有其因。

有物资,还这么明显地放着,这少年显然不是店主一家的,他来过这个小超市很多次,但从未见过这个小少年。

少年呵呵呵地干笑着“不过大哥,你的身手真好啊,是练过吧。”

司机点头,不可置否,他在军营里也不是白呆的两年,起身去拿货架上的水,拧开瓶盖,往嘴里灌了一口。

少年回想起司机转身时冷静到极致而又狠厉的眼神,在他未反应过来时便按住了他的手臂,右手抓住他的肩,反手扣住他的头,将他摁在另一边的货架上。

力气真大,还磕红了他的下巴。

在司机喝水的时候,少年的笑不变,眼中的狗腿被冷光所取代,若只是学了跆拳道或是武术,绝不会有那样的眼神,狠厉而无情。看着瘦瘦的,小白脸的样子,没想到这么猛。

司机转身,少年又恢复了原态,他贴上前去:“那大哥你这么厉害,带着小弟我混呗,”他顿了顿,又道:“我很乖的,不会添麻烦。”

“好。”

……唉?少年显然没想到司机这么爽快,脸部肌肉僵了一下,旋即迎上去:“大哥肯收我真是太好了。”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原来只是一个武力值高智商却很低的莽夫,那就没问题了。

“有这么一个小弟跟着也能省事不少。”司机摸摸他头,小老板,露馅咯。

真当他没看见?自己好歹也比对方多活了十几年,这点小把戏还是能看出来的。

“嗯嗯嗯。”少年忙点头,“那大哥,现在我们要做什么?”

“这店里还有人吗?”

“没了。”少年摇头道,“我是今天凌晨到这里来的,我来的时候,一个人都没看见。”

“扫荡,”司机注视着他,“明白?”

”这….不太好吧,毕竟是别人的店…”少年有些迟疑。

“人都没了,要么死了,要么逃了,可是这里的东西一点都没带走,你说,是不是挺奇怪?”司机从收银台里翻出一堆塑料袋,扔给少年一半。

“…是挺奇怪的..”少年装出沉思的样子。

“对了,你不吃东西吗?你凌晨到这里来,应该很饿吧,去拿一包吃的。”司机来到第一排的货架前,将东西一个个放进袋子里。

无奈,少年只能乖乖取下一包酸梅,撕开包装袋,拿起一颗放在嘴里,面无表情。

“你等我一下,待在这里别乱动。”司机道,“我先回一趟家,很快就回来。”

“注意安全。”司机又补了一句。

“好~”少年不由得感叹这人的心肠好和他的傻,待到司机走远,他才回身走向内屋,扔了手中的酸梅,看着昏迷的一家三口,关上门。

“醒醒。”他笑着拍了拍其中男人的脸。

如果司机在这里,他绝对能认出来,这就是小超市的老板。

老板惊恐地睁大眼,被堵住的嘴支吾地说不出话,少年取下他嘴里的布,老板这才叫道:“侄儿!你不能做傻事啊!”

“叔叔,我也没办法,”少年笑眯眯地看着他,“我饿了。”

老板眼中的惊恐更甚,“你…..”

少年耸耸肩,谁叫他变异了呢?这一家在他遇到危险时却让他当挡箭牌,自己被用来保护他们的儿子而被僵尸咬了一口,万幸的是,自己活了下来。

当然要报仇,想到这,少年眼神阴沉,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叔叔,他的儿子也是附近小学出了名的小霸王,只不过他的家长看着老实温和,校方只是多次提出教育,并未找上门来。

呵。

少年不理会他,直接向他的手臂咬去,吮吸着他的血。

“哦,稍等。”少年起身,在后台的隔间找到了一件大衣服,套在自己身上:“这样就不用担心弄脏了。”他再一次俯下身去,撕咬着老板的手。

“很快你就解脱了。”

————————————————————————

而此时的司机……..

“亲爱的小先生,请允许我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眼前的绅士恭敬地向他鞠了一躬,“我是杰克。”

司机对着镜子呆立许久,好半天才在牙缝中挤出一个词:“理发师?”

这是…….闹鬼了!?


评论(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