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是个精分

请点开谢谢。

专注叽叽以及他的小伙伴们
安安静静做个精分选手,会画点东西,会写点东西。
d5,底特律,aph等等都混,但只会在叽叽的相关tag里发东西。
只会吹叽&吸叽。
忠实的杰叽党。
天雷jy(现在不吃)
本命瑟维,杰克。
主播天雷hmm,其他一般。
和叽叽关系好&是朋友&有缘的人会十分关注。
粉丝滤镜不薄当然也不厚,是叽叽的魅力吸引了我。

在末世的欢脱生活(三)

#在[ ]内为司机与杰克的内心交流

#食用愉快

#有叽叽的口头禅鸭

#比较慢热….orz

————————————————————————

这节奏快得司机完全不能接受,不,应该说他只是看了一下镜子,突然地就蹦出一个人来,还是他无比熟悉的,他每天都看到的辣个男人。

杰克,还是理发师的皮肤。

谁来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我和您共用一个身体,希望您不介意。”

礼貌而温和的声音响起,对方深邃的眼注视着他,温柔得能滴出水。

这是什么奇妙的氛围!!!

“不不不…当然不介意…..”

司机冷汗直冒。

“先生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吗?”理发师笑了笑:“事实上我也不清楚。”

wdm这不应该是一篇末世架空文吗?怎么会冒出这种东西?

其实司机更想知道,理发师只是一堆游戏数据而已,为何会出现在现实世界。

“这个我也不清楚,”理发师顿了顿“只是,很想见您罢了。”他微微低头,所有的情绪被完美掩盖,只剩下温柔和无限的真挚。

“你可以偷看我的想法?”

司机并未注意理发师的感情变化,只是被惊到了。

“是的,不过先生若是不同意的话,我也不会偷看。”理发师礼貌地笑了笑。

那就好,司机稍稍松了一口气。

“我们现在的状态,先生,我觉得用一体双魂来解释比较好,或者说,我是您的背后灵,别人也看不见我。”理发师道,控制着司机的手臂缓缓抬起:“您看。”

司机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

“我的妈耶…..”司机猛烈咳嗽着,还没缓过神。

“只能是一段时间之内才可以。”杰克笑了笑:“我们之间还并未完全适应。”

那完全适应了会怎么样?自己会被吞掉?司机绝望的想。

“那倒不会。”

又偷看我的想法,说好的我不同意你不看的呢?

“对不起,没忍住。”

wori ni ge。

理发师轻笑。

司机回头放下手里的零食,“走吧,去看看那小东西在超市里干嘛。”

[小东西?]

[是的,一个小少年,挺有心机的boy。]

雨丝飘在司机脸上,带着点凉意,[我原先怎么没看见你?就末世…没到之前。]

[今天早上您起床的时候,我才出现在您的房间里。]

[……哦。]

司机推开门,发现少年正踮着脚扒拉着货架最上层的东西,手里提着的塑料袋装得满满当当,看到他进来,立即向他跑过来。

“大哥!”

“吃饭了吗?”司机笑着问,“不能饿着自己呀。”

!,少年心中一惊,保险起见,他低头道:“只吃了一点,没胃口。”

[先生,他身上的血腥味很浓。]

[我闻到了。等等,你能闻到?]

[我能通过您感知到。]

………好吧。

“那这些你自己拿着吃,我们就此分道扬镳。”

“大——”

“酸梅好吃吗?”

啊…?少年没想到他的话题转的这么快,忙回答道:“好吃…额,还不错。”

“垃圾收拾好,别到处乱扔。”司机笑眯眯的望着他,“破坏环境是很不好的行为。”

“好…好。”少年沉下眼,这个人…..难道一直都知道?

其实司机不知道,只是单纯的试探罢了,他看见了被藏在角落里的,没吃完的只开了一半的酸梅,还有他奇奇怪怪的举动,怎么看怎么可疑好吧,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还是远离这里为好。

司机前脚刚要迈出门,那少年就贴了上来,抱住他的手:

“大哥,你不介意吧?”

很快,手臂上便传来一阵钝痛,他被咬了。

“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司机抽了一口气,皱了皱眉,右手拿出军刀,向这少年的头挥去,这家伙原来…….

[这年头还有食人怪?]

“你….迟一点咬我会死啊…..!”

这点小疼还是能忍住,但是要是感染了什么病毒怎么办?这才刚开始他还不想死啊!

少年口一松,擦了擦嘴角的血,:“我本来还想留着你。”

“那你可以滚了,小老板。”司机看着他,咬着牙说出这句话。

少年没理会司机,冲上前来,想抓住司机受伤的手,可一个孩子的反应速度怎么能跟成年人比?

司机垂下左手,那只手现在一点力气都使不上,[老理,能帮个忙吗?]

[当然可以。]理发师听见这个称呼后愣了一秒,随后即道。

默契的战友只需要一句话,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评论(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