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是个精分

请点开谢谢。

专注叽叽以及他的小伙伴们
安安静静做个精分选手,会画点东西,会写点东西。
d5,底特律,aph等等都混,但只会在叽叽的相关tag里发东西。
只会吹叽&吸叽。
忠实的杰叽党。
天雷jy(现在不吃)
本命瑟维,杰克。
主播天雷hmm,其他一般。
和叽叽关系好&是朋友&有缘的人会十分关注。
粉丝滤镜不薄当然也不厚,是叽叽的魅力吸引了我。

在末世的欢脱生活(四)

#金纹….自行参考毒液

#可能下周才会继续更

#标题是欢脱,当然是全程吃糖!

#食用愉快√~

——————————————————————

欢脱?司机觉得这跟欢脱完全挂不上钩。

他在这一天里,遇到了一个变异人类,还被咬了一口,还遇见了理发师,还是游戏里的,还成了他的背后灵!

这是什么玄学操作?

要不是理发师接替控制了他的左手,最后的结果还真的难说。

“绷带…绷带…”司机翻着自家抽屉,按理来说这种东西应该是有的。

他围着手臂绕了几圈,然后……打了个蝴蝶结。

“老理你干什么?”

司机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灵活打结的右手。

“这样不是很可爱吗?”理发师轻笑。

“别用我的手…..”司机无语道,“很好玩儿吗?”

“好玩。”

对方的耿直回答让他一时语噎。

行行行,大爷你赢了。

司机半瘫在桌子脚边上,他不敢保证那小屁孩嘴里没毒,现在那一咬让他浑身无力,脑袋有些不清醒,昏昏欲睡。

他不会…..他堂堂一二十一世纪大好青年,末世刚开始就死在家里,想想就很憋屈。

[老理啊,你说我会不会死啊。]

[不会。]

“先生,您先睡一会儿。”

低沉醇厚的声音在司机耳边响起,近在咫尺,带着丝丝模糊的热气,让司机撑不住睡了过去,下一秒,他的眼睛睁开,眼中的暖褐被猩红取代。

“真是…..挺疼的。”

理发师动了动左手,他是左撇子,受伤让他行动很不方便,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让他眼神暗了暗。

“啧,真不想见到他。”

但是现在又没办法,这条线无法避免,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他下了楼,转身走进一条小巷中,大约离巷口100米的地方,他蹲下身,用手敲了敲红砖,倏然间,流出一滴金色液体。

“我来找你了,等的挺久了吧。”

“嗤。”那金色的玩意儿竟然发出和理发师一样的声音,“看得出来你很不欢迎我。”它顿了顿:“但是我们合作是最佳方案,别无选择。”

理发师没说话,只是伸出左手。

“理由和目的反正都是一样的。”它边说边缠上左臂:“不同形态的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必须要找到寄托,话说回来,我还挺羡慕你,居然能和他共享身体。”

理发师不屑一顾地向他笑了笑,:“你是因为你非,没碰到好机会。”

“但你没有实体,而我有。”它边说边渗入绷带中:“这蝴蝶结绝对是你打的吧,还是那么恶趣味。”

这句话好像戳到了理发师的痛处,他皱了皱眉,向蝴蝶结尾部一扯——

“淦!”它仿佛被勒紧了:“别在这个时候打扰我!”

理发师冷眼松手。

“金纹,我警告你,别想打他的主意。”

金纹好像也被气笑了:“老子没怕过你。”

————————————————————————

于是当司机醒来时,他感到一股温暖而舒适的液体缠着他,一睁眼,自己正在自家床上,眼前还有一坨金色的东西。

金色的东西,嗯。

“早上好,我可爱的小先生。”

金纹在他耳边吹着热气,心里乐开了花。“是我帮您治好伤口的哦~”

司机被吓到了还没反应过来。

“先生?”理发师在他眼前晃晃手,眼带笑意:“醒醒。”

“我…..这是什么玩意…..”

“小先生,我是金纹。”

身上的温热液体汇聚在一起,在司机的左臂伤口处,与金纹相连,他化成一个Q版式的小头形象,和游戏里的一样,带着面具。

“我睡了几天?”且不说这个突然蹦出来的金纹,时间更是司机应该关心的问题,他立即清了清脑袋,理了理思路,向他们问道。

“Just one day~”金纹操着流利的英语。

理发师斜了他一眼,“一天,先生。”

司机显然忽视了金纹,他起身整了整褶皱的衣服,到客厅里翻着早餐,:“那吃完饭,我们先去政府看看。”

理发师表示赞同。

金纹缠上司机的手指,用触手和所控制的左手撕开包装:“小先生,张嘴~”

“你们怎么一个个的都能控制我的身体啊…?”

司机默默吞下金纹递过来的东西。

“只要小先生不同意我是不会随便乱动的~”

Oh,这句话好熟悉。


评论(4)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