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是个精分

请点开谢谢。

专注叽叽以及他的小伙伴们
安安静静做个精分选手,会画点东西,会写点东西。
d5,底特律,aph等等都混,但只会在叽叽的相关tag里发东西。
只会吹叽&吸叽。
忠实的杰叽党。
天雷jy(现在不吃)
本命瑟维,杰克。
主播天雷hmm,其他一般。
和叽叽关系好&是朋友&有缘的人会十分关注。
粉丝滤镜不薄当然也不厚,是叽叽的魅力吸引了我。

在末世的欢脱生活(五&六)

#是补偿QUQ(但其实已经不算补偿了orz)

#疯狂ooc,如果对其他屠皇了解的小伙伴们可以多评论告诉我他们的性格和最近直播发生的事,为了上学没有时间orz

#欢迎屠皇们的串场~

#从这里开始剧情可能有点迷,但是观察细节应该可以猜得到

#使用愉快,和平看文√

————————————————————————

政府这里安静的可怕,没有游荡的丧尸,没有奇奇怪怪的恶心的东西,只有微风吹过和司机的脚步声。

金纹探出头来,在司机身上游动,他眨巴了眼,看向三楼偏右的某个房间。

“…….没人?”司机挑眉,那些小说里不都是把政府当做临时安置点的嘛,怎么会这么安静?

[先生,这里有个有趣的人。]理发师双手抱臂飘在一边,微笑道。

“因为实力强大,周身的气场把别的家伙都吓跑了呗。”金纹毫不在意的道。

“哦,这样啊。”司机点点头“那你们有这玩意吗?”

理发师没说话,金纹倒是立即昂起了头:“当然有啊,但是….”

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刹住了嘴,理发师递给他一个冷眼,让他讪讪的笑了笑,空气随后沉寂下来。

[但是这样做不好,反而会招来更强大的变异生物。]理发师无缝衔接上金纹的话,道:[这样做不安全。]

“哦——”司机恍然大悟,“看来老理你很了解啊。”

[这只是小技巧罢了,如果没有点小聪明,又怎么能逃过伦敦警察的追捕呢?]理发师轻笑:[您说对吗?]

“有道理,反正你们脑子比我好用。”司机笑道:“那咱们进去看看。”

 

 

 

而此时的三楼中,男人正蹲在地上捣鼓着什么,而在他旁边的,则是一个小小的保险箱,从上向下看,里面密密麻麻地塞满了钱。

歌手拉着锯,嘻嘻的笑了几声,一抬手,箱子裂成了两半,钱也被切得粉碎。

“玩够了没有…”男人无奈道:“给我锯完了。”

“我好歹还是要带一点走的。”

“老兄,”歌手反手把电锯一扛“这个在你们天朝叫什么,贪官?贪官的钱能要吗?”

“也许还有点用,有物资点什么的也可以…”

“实不相瞒。”歌手笑着凑近他,挤满白粉的脸看起来着实惊悚“要是钱能在这个时候买东西,你的小竹笋就能铺满整个地图了。”

“…真扎心。”男人一笑,咬了咬烟头,他站起身,:“迟早有一天我要改命。”

他没想到的是,这句话到最后却一语成戳。

“有个老朋友来了。”歌手示意他向外看:“我记得你还…”

“我还干了什么?”

“送了喵娘。”

男人一愣,:“这你也知道?”

“那是,”歌手嘻嘻地笑着:“我们去迎接一下。”

 

 

 

“哇….啊!——————”

医院的走廊里回荡着熟悉的惨叫,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bushi】

“啊啊啊啊啊!叽叽!蝶蝶!艾米腻!谁来救救我啊!!!!!!!”

由此可见,抽疯已经被追到神志不清了。

不是说医院是最安全的地方吗?不是还有漂亮的护士小姐姐吗?为什么只有一堆的丧尸啊??!

浩浩荡荡的丧尸大军跟在他身后,但如果不是他叫的这么大声,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东西来追他。

“呜…”他还是个大好青年他还不想死!

虽然死了就不用学高数了但是两相比较之下还是命重要!

“鬼叫什么呢。”

白孔雀用扇子轻敲了一下他的头:“拿出你屠皇的气势好吗?”

“蝶蝶!我的命就交给你了!”抽疯死死地攥住她的衣角,努力向她投去带着希望的眼神,但很显然,他也觉得悬,毕竟红蝶的刀攻击范围小还短,是不能对付群体攻击的。

“走那边的紧急通道,”白孔雀女王气场全开:“我能帮你拖一点时间是一点。”

“还有,先放手。”

抽疯立即放手,但他还是担心的道:“真的….没….”

但当他看到白孔雀一刀一个跟砍瓜切菜似的就收了声。

算了自己还是苟着吧。

抽风心里还是有点在意,白孔雀虽然是鬼,但也应该不会死吧…?他心里忽然升起一种无可抑制的悲痛,仿佛要告诉他什么,直冲灵魂,让他一震。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的两人也会合到了一起。

“伪酱?”司机有些惊讶,他怎么会在这里?

“叽叽?”刚刚歌手说他送过喵粮,虚伪就已经猜到是谁了,但真人出现在眼前,还是很惊异,这也同时迫使他不得不去相信,末世刚开始时歌手对他说过的话。

《“这只是游戏,而你要做的就是活下去。”歌手耸耸肩:“不择手段。”》

还有自己本应该在家里才对。

金纹蠕动着,弄得司机一阵难受,他不由得出声:“听话,别动。”

虚伪投来奇怪的眼神。

但司机的这句话并没有被金纹听进去,它从司机的左手袖口钻出:“好久不见,歌手。”他的触角缠着司机的脖子,看上去又滑又软。

“..这是…”虚伪愣了愣:“金纹大触?”

“啊…是的。”司机挠挠头:“看上去挺奇怪的,对吧。”

歌手嘻嘻地笑了一下,说了句两人听不懂的话:“你的牙口一定还非常好。”

金纹昂起头,面具下的脸裂出一道口子,确实在笑:“我可没你那么粗鲁。”

“你们认识啊,”虚伪道:“什么时候的事?”

“庄园里,这位先生。”金纹回道。

理发师坐在半空中,作为灵魂的他只能与宿主和同类交流,他看了看自己的机械刀,什么也没说。

这条路是自己选择的,代价也理应随之而来,不过他很满足,毕竟,先生是他的全部,他的记忆在慢慢流逝,也许是上一次的后遗症,不过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两人互相了解了一下对方的情况,最终决定结伴而行。

这样,会更加安全。

“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家伙。”司机道,他指的是庄园里的角色。

“也许每个人都会有。”虚伪望向远方,正思考着什么。

大街上冷冷清清,这一带早就被歌手清了场。

突然司机的脚步一停,他望向医院的方向。

“怎么了?”虚伪问道。

[先生,先去一趟医院。]就在刚才,理发师突然说道。

 

 

 

抽疯没逃出去,他被堵在了门口。

“这是…天要亡我..”抽风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缓缓地向后退,靠着墙,他搜寻着视野里一切能利用的东西,终于,他看见了一把物理学圣剑。

撬棍。

很好,不要慌,拿起它,打爆那些丧尸的狗头。抽疯对自己说道,一步一步的向那边挪去,但就在他即将碰到它的那一刻,圣剑晃了晃,咯噔一下掉了下来,发出一声清响。

完了。抽疯一僵。

这声清响宛如战士集结的号角,四处的丧尸纷纷向这边靠近,迈着步子摇摇晃晃的走来。

“我疯爷还怕你不成?就算死也要死得光荣,至少还不是个逃兵。”

抽疯拿起撬棍,转身就向后面的丧尸的脑袋挥去。

手感和打铁管差不多,果然游戏里的那些描写都是假的,抽疯疯现在切身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而白孔雀也被逼下了楼,楼顶仿佛有个丧尸制造机,源源不断,没完没了,她一回头,见抽疯正和一个丧尸苦苦抗争着,一个刹那,将扇子直接刺入它的脑袋,提着它的脖子扔向一边,把抽疯护在身后。

而抽疯现在有气无力,脑袋里的胀痛和悲伤再次袭来,这让他瘫在地上,微微闭眼。

白孔雀抿紧嘴,把抽疯护得严严实实。

“我还就不信了,还撑不到他们来。”

她的目光投向门外,手上不停地重复着攻击的动作。

她在倒数,计算着时间。

直到她看见那一抹亮眼的金色,她知道,她赌对了。


评论(17)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