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是个精分

请点开谢谢。

专注叽叽以及他的小伙伴们
安安静静做个精分选手,会画点东西,会写点东西。
d5,底特律,aph等等都混,但只会在叽叽的相关tag里发东西。
只会吹叽&吸叽。
忠实的杰叽党。
天雷jy(现在不吃)
本命瑟维,杰克。
主播天雷hmm,其他一般。
和叽叽关系好&是朋友&有缘的人会十分关注。
粉丝滤镜不薄当然也不厚,是叽叽的魅力吸引了我。

在末世的欢脱生活(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崽崽!他好帅!

#细节还是多的,比如为什么疯疯的角色不是花嫁,为什么只有崽崽一个人有两个庄园里的人,以及白孔雀为什么能听见理发师说话等等,之后的剧情会很迷。

#但是我要月考了所以下周可能又要咕了orz很对不起。

#有刀子,也有糖,请做好心理准备。

#好了食用愉快!

金纹的牙口….确实很好。

司机抽抽嘴角,他现在觉得金纹的攻击方式确实挺,绅士的。歌手灵活地在丧尸群里穿梭,这里可不是游戏,他也不用砍死一个丧尸就停锯,所以只能看见鲜血四溅,其锯子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依稀还能听见歌手疯狂而兴奋的大笑,相比之下,金纹就异常地斯文….

骨头断裂和头颅爆炸的闷响不绝于耳,金纹的身体似乎能无限延长,看上去细细软软的金色液体却异常锋利坚韧,为了不让司机溅到血,他还特意包裹住丧尸的头,直接挤爆,司机突然觉得这简直像极了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大嘴花。

极为灵性。

理发师噗的一声笑出来,大嘴花,金纹要是知道了会是个什么反应?

[笑什么笑,]司机白了他一眼,[很像好吗?]

[不,我在想,]理发师凑到他耳边,[果然我在您心中更重要。]

司机一愣·。

虚伪转身向他招手:“叽叽,我们进去看看。”

面对如此血腥的现场,虚伪自己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适应得这么快。

司机反应过来道好,歌手已经开了一条路,也许用血路来形容更为贴切,周围的丧尸似有惧意,不敢上前。

“要走赶紧的,”歌手皱紧眉催促道:“太多了。”

金纹也点了点头。

“终于来了…”白孔雀松了口气,拿着扇子的手微微颤抖:“慢了…秒。”

“差点,不过还好。”她喃喃道,回头扶起抽疯,不知从何而来的悲戚仿佛要将他淹没,让他呼吸困难。

怎么…回事…

“抽疯,醒醒。”白孔雀在他耳边轻轻道,她微微闭着眼,拍打着他的背,宛如哄小孩子一般:“没事了。”

这一声仿佛久远的呼唤,把抽疯拉回现实。

“怎么了,蝶蝶?”抽疯慌忙中下意识地攥紧白孔雀的和服衣袖:“丧尸呢?”

“你…没事吧?”他小心的问道。

“什么事也没有,你的朋友们来救你了。”白孔雀笑道:“你居然还害怕得晕了过去,是个男人。”

看到白孔雀眼中毫不掩饰的笑意,抽疯反驳道:“哪…哪有…”

白孔雀张开扇子掩住半边脸,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看样子是不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希望他什么也没梦到。

不记得也好。

她回过身,向刚到的两人行了一礼:“司机先生,虚伪先生。”

虚伪向她点了点头,歌手把电锯反手扛在肩上,伸出手向她挥了挥,露出个还算友善的笑,司机也回道:“你好。”

金纹招了招自己的触角,脑袋晃了晃,理发师向下看,嘴巴微张,似乎是说了什么,而对此白孔雀并没有反应,但理发师知道,她听见了。

“叽叽!有好多丧尸在追我!”抽疯飞扑上来:“你总算来了!”

“好好好,这不是没事吗?”司机哭笑不得的反手抱住他:“有白孔雀在啊。”

抽疯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狠狠地点了点头,随后他向虚伪打了声招呼,虚伪回以微笑。

{真是友好的交流呢~}

而在楼顶,一个小少年迎风而立,他微微皱了皱眉:“没死?”

“命可真大,来的也快。”

他赤裸的上身布满密密麻麻的伤痕,其中一道从右肩一直划到左腰,缝着线,狰狞可怕,还沾着点点血迹。

是理发师解决的那个少年,他还没死。

“呵…”他扔下手里的东西,转身下了楼,离开前,他还看了司机几眼。

一个大叔救了他,并告诉他这几个人是末世的“支柱”,若不除去,末世将永远没有尽头。

《“我凭什么相信你?”少年咳了一下。

“我救了你,”大叔背光而立,“我知道一切,包括末世,将在什么时候完结。”》

既然如此,此仇怎能不报!

少年垂了垂眼。

而理发师坐在空中,勾起了嘴角。


评论(1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