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是个精分

请点开谢谢。

专注叽叽以及他的小伙伴们
安安静静做个精分选手,会画点东西,会写点东西。
d5,底特律,aph等等都混,但只会在叽叽的相关tag里发东西。
只会吹叽&吸叽。
忠实的杰叽党。
天雷jy(现在不吃)
本命瑟维,杰克。
主播天雷hmm,其他一般。
和叽叽关系好&是朋友&有缘的人会十分关注。
粉丝滤镜不薄当然也不厚,是叽叽的魅力吸引了我。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化学老师叫什么名字

#是的我看见我崽崽的真颜激动了,我吹爆他!!!!

#既然有太太写了数学老师,不如我就写个化学老师吧【不如干脆接个文把全部老师都写个遍{被打}】

#希望太太不介意orz

#文笔很渣,ooc严重。

#使用愉快~

#是我和化学老师相处的日常了,我们班班号真的是690!!!

——————————————————————-

升了高二,忙的越忙,不忙的也得忙。

“啊——我的妈这什么玩意儿,这个同分异构体….啊!!!”

同桌抓耳挠腮,咬着笔头:“完了我果然还是不适合学化学。”

我趴在桌子上,双眼无神,仔细看或许还能看到有白色不明灵魂体飘出:“你别说了小兄弟,我都放弃了你还是洗洗睡吧。”

“等等!”同桌抬手制止我:“我想到了!先让我把这题做完!”

我翻了个白眼。

现任的化学老师,一个离退休还有一年半的老男人,口齿不清,眼睛也不行,上课仿佛在梦游——上帝啊给我换个老师救救我的化学吧。

上帝听到了我的呼唤,听说最近有个老师会来我们班实习,这让大家一阵期待。

690班,化学吊车尾,是谁能拯救我们班?

我对这个实习老师是不屑的,这已经是属于自暴自弃的想法了,一个实习老师,能教好我们嘛?不可能的!

呵?化学?我就是从这四楼跳下去,我也学不好!谁能把我的成绩提起来我跟他姓!

……….真香。

我抱着满分一百分得了八十几的化学试卷哭泣,这是喜悦的泪水。

“下周月考,同学们要做好复习工作,”化学老师压了压声音,推了推眼镜,轻笑道:“不懂就问。”

“好的!”我们班一个女生高举着手:“飙哥说的对!”

全班哄堂大笑,同桌揶揄地用手肘碰了碰我:“怎么样?”

“我爱他一辈子!我的化学呜呜呜呜!我吹爆他!”神志不清+被喜悦冲昏了头的我大叫道,老师向我这边瞟了一眼,向我勾起嘴角。

哦,心动的感觉。

 

 

 

我是全班最恨化学的一个,没有之一,恨到逃化学课,恨到甘心在年级数尾巴,恨到发誓再也不学化学,甚至再也不翻化学书。

但是这个人,救了我。

我鼓起勇气第一次问他题目,因为可以近距离看他的手,我在他面前厚颜无耻地瞎回答,也只是为了得到他的皱眉,然后他会告诉我怎么做。

我从未觉得,得到知识如此满足。

硬生生的,我的化学被提到了年级前面。

化学老师的字很清秀很好看,就像他的人,从不控手的我跟着班上的女生一起偷拍,在班群里偷偷摸摸吸着他的照片。

并不是我一个人,而是大家都有这样的情况,我们心甘情愿,自得其乐。

月考的成绩出来了,我们班有了很大进步,并且足以惊讶众人——

“所以飙哥,您要请客吃饭呀!”

“哈哈哈哈是啊,这次是大成功!”

化学老师微微一笑:“好。”

过足了吃喝玩乐的瘾,月假期间,我们全班出动,玩了个痛快,没人记得他只是个实习老师,只知道唱k的时候他微微颤抖的尾音,知道了他不会喝酒,知道了他吃不下太多的东西。

好瘦,老师真的很瘦。

同桌悄悄对我道,晚上,大家在十字路口分开,各自奔向自己的家,那绝对是个美妙的夜晚。

直到第二天班主任跟我们说,他调走了。

“what???”

全班哀嚎连连,纷纷表示不想再看见那个前任。

忽然想起他是个实习老师,只在我们班教一个月。

还记得吗?

那个化学老师,惊鸿翩翩,君子如玉。

“是飙哥呀。”

 

 

 

 

一周后,我摸着自己的化学卷子发愣,抬头对上化学老师狡黠的目光。

“我向学校要求了,换回来了。”

全班欢呼,屋顶也得给我们掀翻了。

“这次,也请正式指教了,同学们。”

他眨了眨眼,:“今天带你们做实验。”

 

 

 

——————————————————————————————

我好爱他呜呜呜呜!


评论(13)

热度(105)